_璃笙

您好。

我在未来等你

cp是教廷×范海辛
韩信视角(?)
很简单的一个小片段故事,
自述形式大概,
文笔渣预警
大概…是he
以上都OK就↓

1.
今天教堂来了一个人,白头发,穿着紫色的长袍,他总是眯着他那双好看的丹凤眼一言不发的坐在台阶上喝酒,他眼睛是靛蓝色的,深邃的,像是藏着整个星辰。每当我做完任务回来后都会看见他,以及他身旁那一堆乱糟糟的诗稿和那把长剑。我曾经问过子房,那人叫什么,子房摇了摇头,他也不知道。
摸约是昨天,他醉醺醺一身酒气的回来,过来搂住了我的肩膀,对我说:“借我你的肩膀靠一下。”
那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。

2.
翌日,我握着我的枪回教堂,他依旧坐在台阶上,这次没有在喝酒,而是拿着笔写着些什么,瞧见我走近了,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把那张纸递给我,站起来拍拍长袍上的土看着我,像是思索了很久后开口对我说:“我叫李白,昨天晚上谢谢你。”他的声音很好听,我感叹。他顿了顿,“这是写给你的诗。”我同他道了谢,他笑着摇摇头,走了。
有意思,我这样想。

3.
子房跟我说,他找到刘季了,我愣了愣,子房接着说,或许该称他为德古拉,我没说什么,只是觉得有些头疼。辞了子房后我慢慢走向镇上的酒馆,路上想着,再见面时,我该称他为什么?刘季?还是,德古拉?我推开酒馆的门,自顾的走到吧台前要了杯威士忌,不是很冲,我一饮而尽,烦恼被冲淡了些,解酒浇愁?我想起了李白。

4.
今天接到任务去捣毁血族一个窝点,我穿过荆棘丛走到目的地,黑色的堡垒在蓝天衬下有些扎眼,我走到门前踹开大门,黑压压的一群蝙蝠从里面飞出,原本漆黑一片的屋里闪出几双血红色的眼睛,我知道不能久耗,天快黑了。当我认为堡垒里已经没有吸血鬼的一口闷下时候,擦了擦长枪正往外走,那把熟悉的长剑迎面向我飞来,我心里下意识一闭眼却听到身后一声惨叫,当我再睁眼时,李白笑着站在我面前把玩着他手里的剑,“重言兄,去喝一杯?”“你知道我的名字?”“那是,堂堂教廷特使,大名谁会不知。”我笑了笑,没有推辞,同他去了酒馆。

5.
我只是小酌了一杯便有些上头,侧过头看到他身边空的几个酒瓶,心里暗暗感叹海量。他也似是瞧见我看他,笑笑把酒杯里的酒一口闷下,转过身来面朝我。“怎么,不问问我今天为什么会在那。”我拿过一瓶酒灌了一口,“重言不知。”他笑了笑,没在和我搭话,继续转过身去喝酒,而我就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。关于那晚我的记忆就那么多,等我再醒来时已经回到教堂里了。“醒了?”我目光投向大门,李白靠着大门歪头笑着看我。
似乎是从那晚,我和他的关系变得密切起来。

6.
这天,我正看着圣经,就听见有人敲门,我抬头看去,李白摘了他的帽子,手里好像拿了什么东西朝我走来,当他递给我时,我愣了愣,是朵红玫瑰,他弯眸冲我笑,“送给你。”
心里似乎生出另一种感情。等我再回神,他已经走了,我看着手里的红玫瑰,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脸,嗯,烫的。

7.今天我见到刘季了,不,或许应该叫他德古拉,同,他冲着我笑了笑,我觉得那时我的表情一定很难看,握着枪的手紧了紧。没什么想说的吗,刘季对我说,我紧了紧眉头,提起枪冲他刺去。
我败了,单膝跪着,有些不甘的看着刘季。“很快,我们会再见面的。”他只留下这一句话。

8.
最后的任务是刺杀德古拉,子房对我说,我内心很平静的应下,走出门只听见身后子房不住的叹气。等再见到刘季时,我内心是忐忑的,刘季看着我只是笑了笑,随后一群血族就向我杀来。等我大喘着气,体力有些不支的时候,刘季慢慢的向我走来,捏住了我的下巴,我闭上眼自知是难逃一死,心里却慢慢拟出一个人影,李白?
几乎是同时,一道熟悉的紫色身影挡在我面前,帮我挡下了那致命的以及,同时也将他手里的银匕首刺中了刘季的心脏,我看着李白被血染红的心口处,呆住了。“再借我你肩膀靠一靠。”他说。

9.
我有些颤抖的抱着他,跪在血族的尸体堆里,心脏一抽一抽的,似是被人拿捏这,疼。
李白抬起手,扯住我的颈链,把我头轻轻往下扯了扯,眯起眼睛笑着,“我喜欢你。”他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的吻了我。
我眼角有两行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划下,我拥紧他,抬头望向天空。
“主啊,请怜悯世人!”
上帝没有回应,我抱着他跪了多久,我记不清了。

10.
我跪在耶稣像前,看着李白安静的躺在棺材里,他还是同之前一般好看,我这样想,只是那双藏满星辰的双眼不会再睁开。我将他赠予我的玫瑰放到他胸前,低头吻了下他的眉心。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11.
我整理东西翻出来了本圣经,里面夹了页有些泛黄的纸,我伸手将它拿出来,是李白那次送我的诗。
“我的心灵和我的一切
我都愿你拿去,
只求你给我留下一双眼睛。”
我还没读出最后一句,门口却传来一个声音,
“让我能看见你。”
李白。我心脏扑通扑通加速地跳着,看着门口的人。
他浅笑,手里拿着一朵红玫瑰。

“重言,我回来了。”